坏事

锦州的风,确实是一个让人喜欢不来

我想做那个在你葬礼上描述你一生的人


     请给我一个陌生人的视角,不管我们曾多么亲密,不管我们曾以一个怎样的名号称呼彼此,不管我们曾经的过往,不管我们一起走过了一段怎样的岁月。

似乎还是在不断的想象着初见的样子,那时候我的头发还很黑、很长,我还有红唇,我还有你给的玫瑰。日子它从床头走到床尾,它放下了步子,像是它也老了,走的慢了。太阳从山顶落下到山腰,然后沿下山去,斜斜的拉出光来,斜斜的照在脸上。

     人的一生,就是一个不断迈向死亡的过程,从出生的一刻就拉响了倒计时。在这世间走上一回,体会痛苦,历经磨难,明了这世间的喜怒无常,然后试着去落入情网,理解命运所带来的成长、衰老,最后看见自己不过是排了一个长队,走向死亡。

     一生的开始,不过也就在自己的哭声里,以大声且撕心裂肺的哭声,告诉这个世界你的来临。

一生的结束,不过也就在别人的哭声里,让别人真心或虚假的哭叫,知乎这个世界你的离开。

你来过,然后,你走了。

     我会尽力走在你的后面,因为后走的那个人,要承担的,更多。

     我会用自己日渐衰弱的记忆去记住你,去努力的记下你。

     我会剪一大把自己早已花白的头发,放在你的身边。也许下一世,你只是带了点灰来,我们也要相遇。

     我会流着泪为你微笑,就算抽搐着脸,拼命的挤出笑容。我知道,你喜欢看我笑。

     我会放一朵玫瑰给你,就像你当初给我的那样,带着真挚与诚恳,就算明白得不到你的回应。

     我会试着不去想你,就像你从未离开,然后过好我的生活。

     我会一直等着你,再一次睡在我的枕边,安静的,让我和你走。


你要的全拿走


你说你不会离开,你答应过我你不会激动,收起可怕的绿色,你说你恐惧了那行近乎于狂躁的烦闷,你说你会带我走……

“嘿,大块头,太阳就要下山了……”

当我蹲在石头上,当我想要触及你,你可知道那种紧张,像是蚂蚁侵蚀这心脏,漏了拍子的缓慢,我咬紧的后槽牙,唾液的分泌让我吞下一口。你会不会也伸出手来触及我,就像我们还是往日的模样,我为你调酒,你喜欢喝下那一杯甜甜的刺激,红色的石榴糖浆,我和你诉说男人的差劲。你总是会习惯性的取下眼镜擦擦,金属颜色的边框,总是觉得很好看。

你伸出手来,几乎大的可以抱住整个人的一只手,浩克,你该睡了;把班纳还给我吧。

转头间有子弹乱窜的声音,明明马上就可以触碰,却又不小心被打乱。所以你奔走,所以你逃窜,所以你的愤怒克制不住,忘却了自己。

把你要的全拿走,把曾经的那些回忆都化成灰有。那一次是我的懦弱,没有敲开你洗澡时的门;那一次是我的意外,没有克制住你的愤怒,我时常把我们一起的战斗当成我们的爱情,这是我们最特殊的约会方式了吧。

我也想过我们一起逃开,养一条狗,住着别人都不会察觉的地方,可是我们不行呀,我们永远欠的都是未完成的约会,你欠了我一次热水,我欠了你一个亲吻。

我们互相亏欠。

本群为漫威磨皮向语c。不禁白不审戏,日常尽量上皮,皮气不正没关系大家一起慢慢磨,可皮下水聊但不要过度,欢迎各位来玩儿!
#国际三禁。图不禁不过三,礼物也一样
皮可无限重。但不开黑化性转物拟之类。
群里目前空皮超多,荷兰虫幻视快银蚁人黑喵都没有,x战警目前只有两只教授其余也都没有(……),另外日常被二代虫绿闪瞎眼的托比虫求一只詹绿魔
cp自组,不撕X不撕X不撕X!

月亮的低语


   我们曾那样的注视彼此,看向你海洋般的瞳孔,灯火点燃的城市和燃烧的天空都倒影在里面。我沉醉其中,小心翼翼的看着,和匆匆的时间为伍,在蔚蓝中不短的下沉。我想,你就会在那个街口吧,即使那只是我自己想像的浮光掠影。

   他们都以为我疯了吧,或许,你身边的那个位子,本就属于她。
   可我还是嫉妒,嫉妒她可以那样的微笑,可以笑着流下眼泪,可以带上你给她的戒指,可以有一个名正言顺的位子,在你的身边。
   我也曾沉醉在你眼里的湛蓝,那种深邃而迷人,我走不出来的日子,也便就沉迷其中。
   可是,我或许要被赶出来了呢?
   他们怎么会理解,他们怎么能体会,他们怎么会有曾经的感受。
    是又想起了那场狂欢,我们疾驰在西海岸的路上,我们沉醉在伏特加的梦里,我们深陷在彼此的怀抱里。那时的你就是我的全部呀,我们共同分享过西海岸的阳光和风,一起承担海边的夜晚和凉意;那时的你在我的眼里,和天空相容,和星空交汇;那时的日子过的那么的慢,太阳从升起到落下足够我们缠绵和沉醉。

   当全世界都庆祝着你的婚事,我把自己困在房间里,又被自己困起来。当红酒和眼泪混杂在了一起,我将他们一并的喝下,那份浓烈的悲伤。我将它当做一个人的食物,啃食着心脏破碎的疼痛,像是有曾经的回忆在作祟,用甜蜜填满满目疮痍的灵魂,褪去甜蜜的外衣,里面的味道………其实并不好受………

   灯月交辉,月亮它照亮我的房间。
   它敲打我的窗口,邀我出去。
   我从梦寐中惊醒,推开门,推开窗,我走向阳台,走向月光。我本想体会这凉意,体会痛心。
   可为何今夜的月光是暖的。像是燃烧的模样,别了原来的皎白,换作今夜的晕黄。
是在可怜我吧?它触及了我的冰凉,过来给予过温热。像极了没有实体的拥抱,像极了反应堆幽蓝的暗光。
   它沉默着,只是照亮着我。
   被偷走的睡意,我只能对着它发些呆,消磨着时间。星云变换着,我看见月亮在云层背后浅浅的光,转而探出云层的点亮。
我像是一下子明白了,我们曾经那么的近,贴近了的肌肤,交融过了汗水,相切和的灵魂,把我们拉近。我以为我们远了,再也触及不到你,再也体会不了你,再也没有梦寐和幻想。
   可是当大海退去了潮汐,当星星失去了光亮,当最后一片花瓣都归于尘土,当眼泪风干成了风尘,一些似乎都变得像那样的失去了灵魂那般。我抬头看看,恒古不变的,还有这轮月亮,我和它低语着,诉说着。
像是我们依旧拥有彼此那样。
   于是我对着月亮低语。
   我要他告诉我呀,你没有离开我,你只是去了另外的地方,遥远的地方,不知道我能否祁及的地方。
   我要他告诉我呀,它会带去我的低语,你会听见我的念想。
   我要他告诉我呀,你也正思念着我,你也正看着这轮月亮低语着,低语着你的思念。

   我一个人坐在屋子里,我终于明白了,我们抬头看见的,都是同一个月亮。
这或许是我们最近的距离了。
   我明白,我是个傻瓜,一个和月亮低语着自己有多爱你的傻瓜。因为我明白,因为我坚信着。
   tony……我一直想着我们曾狂野的梦
   tony stark………不曾想过它真的成了我们狂野的梦………
   我们如今都是破碎的人了,不是时间磨损了我们,而是这样的别离。我望着月亮,那么明亮,我会想着,在那个角落的你会不会也在看着这个月亮。
   会不会,也在想着我?

我明白分开的痛苦,
像极了十二月冰冻的寒冷。
吹上心口的时候连最后的温热都给冷却
或许还是爱,或许想要忘记了
让我们回到十二月的时候,
大雪的天让我们看不清彼此
让我们不曾相遇,
或许我们也就不曾相爱了

i kissed a girl


   这种感觉似乎从来不曾有,像是迷失了自我,加在食物里的迷簟香过多会导致致幻,像是中了猩红的法术一样。慢慢的理智被潮水击溃,是有了,突然想要品尝她的冲动。

   我亲吻了一个女孩的嘴唇,我爱上了这种感觉,像极了咬破樱桃时唇上的触感。
   我亲吻了一个女孩,这是第一次的尝试,从未有过的感觉,她美妙绝伦,无可比拟。
   这感觉太好!随时可能让人崩溃,陷入爱恋。
   这感觉太坏!我怕拿捏不好的尺度,小心要了我的命。
   我亲吻了她的嘴唇,在为她涂上口红的时候,她画上美丽的咬唇,白皙的皮肤温和的绿色瞳孔,她无可挑剔,她让我转告我的灵魂,亲吻她的嘴唇。
   她无可挑剔的魅力,之间变换的绯红法术,她曾让我痛苦的陷入困境,也让我如今疯狂的陷入爱恋。

   Wanda Maximoff………

   我爱上了这种感觉,它勾引我的灵魂,吞噬我的情感,它疯狂,稚嫩,挑逗心尖。

   只这一次!让我回味那种感觉,她身上特殊的茉莉花香。
   再给我一次!我想或许是沉醉这种情感。
我只是亲吻了一个女孩,和我一样的红发姑娘,她带着索科维亚的魅力和力量。
我只是亲吻了一个女孩,她美丽,优雅。希望那些男人不要吃醋,嫉妒,羡慕。
我只是亲吻了一个女孩,只是一次尝试。

   这样的感觉太好,这样的感觉太坏,爱上一个女巫的魔法,爱上她红唇的味道。

I kissed a girl and I liked it
The taste of her cherry chapstick
I kissed a girl just to try it
I hope my boyfriend don't mind it
It felt so wrong
It felt so right
Don't mean I'm in love tonight

借我十年,借我勇气。
记得要珍惜手中拥有的,
记得要去追求那些美好的,
记得,别忘了回头看看那些过去的。
在抬起头,记得,远方的地平线上的颜色

    将满夜的灯火和星光都关在窗外,关上的空间,黑暗侵蚀着空间。依靠在他的身边,这样的日子会让人觉得过的那么的安稳。
为数不多的安稳时间,特别的时间,要和特别的人分享。屋子里放起的安眠曲,反而是在夜晚显得有些喧闹。
    身边的人睡得很沉,能够听着他轻微的鼾声和呼吸的起伏。是一直喜欢把头依靠在他的胸口,感受平缓的起伏,听见温柔却有力的心跳。知道的,他过会是的那么的辛苦,艰难。
终日是生活在挣扎中的人呀………和身体里的另一个自己争执着,拼命的拉扯着神经,抢夺着灵魂,总是比拼着,谁会先把谁吞噬掉?
因为是害怕失去,所以终是为他悬着那么一颗心,担心着,关心着,掏心着,也便是只为了看他沉沉的睡去。
    这个感情上的呆子,木讷,呆滞。
    会害羞着不好意思,自顾自的红了脸,手上把玩着他才从鼻梁上取下来的眼镜;他会伸着手接受,平静下来从浩克变回自己;他会躲闪,会无与伦比,不敢看你,却又在你看向另一处的时候看向你。

    这是一件想做很久的事………
    于是伸出手去轻轻的点一下他的鼻尖。
    “Natasha………”缓缓睁开的眼,流露着平日的温柔和平静
    “I am sorry………”
    是还没说完的话便被迎上的亲吻吞下
    “You will never be my trouble,you knows………”

envy


   取食envy,上帝所指认的第七种罪恶。
嫉妒,化身禁忌的果实,咬上一口,便是打心底的沁出酸水来,这就是嫉妒。
是偶然的路过他,本以为只是路过,可没想过抬头间看到的是一个眉目清秀的少年。他背对着阳光,棕色的头发像是和落下的太阳染成一色,有些闪着金色的光。和所有皇后区的孩子一样,藏进卫衣里的耳机线,里面播放着katy perry或者one drection。笑起来一口白牙,很单纯,很天真,嘴角翘起的弧度是年轻人特有的32º角。我看着他的眼睛,那是琥珀般的深棕色,在阳光里有着特殊的深邃。
   像极了直视达芬奇的《救世主》那样,几秒钟之间,像是心跳漏了那么两拍。
它像极了我曾经在爱琴海边直视的落日,太阳被拉进了深海,带着最后的叹息和疼痛,拼命的照亮天空。
   那天,是我第一次见到那样的颜色。

   所以………我是嫉妒May的,却又不知道在嫉妒着什么?
   嫉妒着,可以陪他说笑,可以陪他打闹,可以伸过手去抚摸他柔软的卷发,可以看他从男孩,到男生,到男人的成长。

   可是………或许又不是的………
   似乎嫉妒的又不止这些………

   想要陪着他哭,陪着他笑。分享着他的快乐,分担些他的悲伤。
   想要靠在他的肩膀休息,陪着他喝下第一杯的伏特加。
   想要和他一同品尝同一颗樱桃,一同吃下那种酸涩和甜蜜。
   想要让他的身上沾染了自己的香水味,和这个世界宣誓着主权。
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Hey!This is my man!”

        取食envy,上帝所指认的第七种罪恶

        当我看向那颜色。
        黑寡妇所盯上的猎物,从未逃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