坏事

狂野的梦

#狂野的梦
#wildest  dream

  我们逃吧。

  逃出繁华的日子,忘却流动的光和灯红酒绿。逃出宏伟的大厦,逃出科技所追逐的地方。让我们不在为别人而生活,为他人而存在。享受所带来的时光,这一刻或下一刻,只为自己而活着。
 
  让西海岸的风,滚动好地合着太平洋的咸适的味道,倾斜地拂过脸庞。走一条弯曲的盘山公路,左在的转弯口,阳光照在你的半张脸上,带着天之骄子般的笑容与荣耀。

  我们开一辆有些老旧的敞篷越野,顺着西海岸的山走。

  从圣迭戈开始一直向北走,路过洛杉矶,经过圣弗朗西斯科,朝着西雅图出发,路过高山,走过海滩。

  我想要看你穿着平日里最为厌恶的沙滩服,宽大的衣服深却的领口探向你结实的胸口。你叼着一根迟迟未点燃的烟,薄荷的味道很大,终于是等到你点起了它。迎着落日的余晖里,放慢车速,巨烟在行驶的路上被抛弃回头能看见他们破碎的身影。

  你笑,嘴角带动着好几天忘记为你修剪的胡子向上翘。

  你说,我们一直逃吧,目标定在冰天相接的地方,定在骤雨初停的那天,定在最好的时候,最深爱彼此的那时。

  我笑,在副驾驶直起身子探向你,吻向你的脸颊,轻咬你的耳垂,抚上你的胡渣。

  我说。

  你会记得我么。迎着朝暮的清晨,站立在日落的黄昏,背向满幕的星辰,踏过似微冰凉的海水,和荒芜平阔的山丘。

  你会记得我么。走向水天相接的地方,等候在骤雨初停的日子,约定在最深爱彼此的时候。

  你会记得我么。穿在最至美的裙子里,迎着光照来的方向,我会画上烈焰红唇等你,刚过耳垂的短发被倾动的风微微的吹起,裙子的摆脚滚动在风中。我希望那时候的你会将胡子剃去,取下看上去酷酷的墨镜。

  手掌抚摸过我的脸颊,拦过腰身,而我,会环抱着你的肩颈。

  亲吻,当唇上传过你的温度,我能听见你呼吸的起伏。交媾,两双沾满情欲的手,摩擦过彼此的身体,两个充斥着爱欲的灵魂,碰撞着,然后激荡,仿佛共鸣着,然后长久的隐与彼此。

  我是你狂野的梦吗?奔驰的的3000公里,肆意的放纵,当我们开足了马力,伸张的生命被打破了异静,醉倒在伏特加梦境里。天上星辰的流转被我探知,我明白烈酒燃烧的身体,明白地平线上又会有白色的光晕升起。

  你会记得我吗?我把头探到你的胸口,想要听他正为我起伏于跳动,蓝色的反应堆发着微凉的光。

  你是我放肆的梦啊。

  行驶在西海岸的道路上,把日子和年华扔向身后。

  我会记得你,把我抱在怀里,用起伏的声响破坏我安逸的梦境。沐浴在阳光里,看点起的薄荷烟,烟尘弥散在风中。

  我会记得你,

  站在水天相接的地方,

  选在骤雨初停的日子,

  遇见深爱彼此的我们。

  Say you remember me

  dressing in a nice wear.

  Standing  in the sunset babe.

  Red lips rosy and cheek
 
  say you see me again.

  Even it's just in your wildest dream.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To Tony stark.

评论

热度(2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