坏事

月亮的低语


   我们曾那样的注视彼此,看向你海洋般的瞳孔,灯火点燃的城市和燃烧的天空都倒影在里面。我沉醉其中,小心翼翼的看着,和匆匆的时间为伍,在蔚蓝中不短的下沉。我想,你就会在那个街口吧,即使那只是我自己想像的浮光掠影。

   他们都以为我疯了吧,或许,你身边的那个位子,本就属于她。
   可我还是嫉妒,嫉妒她可以那样的微笑,可以笑着流下眼泪,可以带上你给她的戒指,可以有一个名正言顺的位子,在你的身边。
   我也曾沉醉在你眼里的湛蓝,那种深邃而迷人,我走不出来的日子,也便就沉迷其中。
   可是,我或许要被赶出来了呢?
   他们怎么会理解,他们怎么能体会,他们怎么会有曾经的感受。
    是又想起了那场狂欢,我们疾驰在西海岸的路上,我们沉醉在伏特加的梦里,我们深陷在彼此的怀抱里。那时的你就是我的全部呀,我们共同分享过西海岸的阳光和风,一起承担海边的夜晚和凉意;那时的你在我的眼里,和天空相容,和星空交汇;那时的日子过的那么的慢,太阳从升起到落下足够我们缠绵和沉醉。

   当全世界都庆祝着你的婚事,我把自己困在房间里,又被自己困起来。当红酒和眼泪混杂在了一起,我将他们一并的喝下,那份浓烈的悲伤。我将它当做一个人的食物,啃食着心脏破碎的疼痛,像是有曾经的回忆在作祟,用甜蜜填满满目疮痍的灵魂,褪去甜蜜的外衣,里面的味道………其实并不好受………

   灯月交辉,月亮它照亮我的房间。
   它敲打我的窗口,邀我出去。
   我从梦寐中惊醒,推开门,推开窗,我走向阳台,走向月光。我本想体会这凉意,体会痛心。
   可为何今夜的月光是暖的。像是燃烧的模样,别了原来的皎白,换作今夜的晕黄。
是在可怜我吧?它触及了我的冰凉,过来给予过温热。像极了没有实体的拥抱,像极了反应堆幽蓝的暗光。
   它沉默着,只是照亮着我。
   被偷走的睡意,我只能对着它发些呆,消磨着时间。星云变换着,我看见月亮在云层背后浅浅的光,转而探出云层的点亮。
我像是一下子明白了,我们曾经那么的近,贴近了的肌肤,交融过了汗水,相切和的灵魂,把我们拉近。我以为我们远了,再也触及不到你,再也体会不了你,再也没有梦寐和幻想。
   可是当大海退去了潮汐,当星星失去了光亮,当最后一片花瓣都归于尘土,当眼泪风干成了风尘,一些似乎都变得像那样的失去了灵魂那般。我抬头看看,恒古不变的,还有这轮月亮,我和它低语着,诉说着。
像是我们依旧拥有彼此那样。
   于是我对着月亮低语。
   我要他告诉我呀,你没有离开我,你只是去了另外的地方,遥远的地方,不知道我能否祁及的地方。
   我要他告诉我呀,它会带去我的低语,你会听见我的念想。
   我要他告诉我呀,你也正思念着我,你也正看着这轮月亮低语着,低语着你的思念。

   我一个人坐在屋子里,我终于明白了,我们抬头看见的,都是同一个月亮。
这或许是我们最近的距离了。
   我明白,我是个傻瓜,一个和月亮低语着自己有多爱你的傻瓜。因为我明白,因为我坚信着。
   tony……我一直想着我们曾狂野的梦
   tony stark………不曾想过它真的成了我们狂野的梦………
   我们如今都是破碎的人了,不是时间磨损了我们,而是这样的别离。我望着月亮,那么明亮,我会想着,在那个角落的你会不会也在看着这个月亮。
   会不会,也在想着我?

评论

热度(1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