坏事

你要的全拿走


你说你不会离开,你答应过我你不会激动,收起可怕的绿色,你说你恐惧了那行近乎于狂躁的烦闷,你说你会带我走……

“嘿,大块头,太阳就要下山了……”

当我蹲在石头上,当我想要触及你,你可知道那种紧张,像是蚂蚁侵蚀这心脏,漏了拍子的缓慢,我咬紧的后槽牙,唾液的分泌让我吞下一口。你会不会也伸出手来触及我,就像我们还是往日的模样,我为你调酒,你喜欢喝下那一杯甜甜的刺激,红色的石榴糖浆,我和你诉说男人的差劲。你总是会习惯性的取下眼镜擦擦,金属颜色的边框,总是觉得很好看。

你伸出手来,几乎大的可以抱住整个人的一只手,浩克,你该睡了;把班纳还给我吧。

转头间有子弹乱窜的声音,明明马上就可以触碰,却又不小心被打乱。所以你奔走,所以你逃窜,所以你的愤怒克制不住,忘却了自己。

把你要的全拿走,把曾经的那些回忆都化成灰有。那一次是我的懦弱,没有敲开你洗澡时的门;那一次是我的意外,没有克制住你的愤怒,我时常把我们一起的战斗当成我们的爱情,这是我们最特殊的约会方式了吧。

我也想过我们一起逃开,养一条狗,住着别人都不会察觉的地方,可是我们不行呀,我们永远欠的都是未完成的约会,你欠了我一次热水,我欠了你一个亲吻。

我们互相亏欠。

我明白分开的痛苦,
像极了十二月冰冻的寒冷。
吹上心口的时候连最后的温热都给冷却
或许还是爱,或许想要忘记了
让我们回到十二月的时候,
大雪的天让我们看不清彼此
让我们不曾相遇,
或许我们也就不曾相爱了

借我十年,借我勇气。
记得要珍惜手中拥有的,
记得要去追求那些美好的,
记得,别忘了回头看看那些过去的。
在抬起头,记得,远方的地平线上的颜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