坏事

    将满夜的灯火和星光都关在窗外,关上的空间,黑暗侵蚀着空间。依靠在他的身边,这样的日子会让人觉得过的那么的安稳。
为数不多的安稳时间,特别的时间,要和特别的人分享。屋子里放起的安眠曲,反而是在夜晚显得有些喧闹。
    身边的人睡得很沉,能够听着他轻微的鼾声和呼吸的起伏。是一直喜欢把头依靠在他的胸口,感受平缓的起伏,听见温柔却有力的心跳。知道的,他过会是的那么的辛苦,艰难。
终日是生活在挣扎中的人呀………和身体里的另一个自己争执着,拼命的拉扯着神经,抢夺着灵魂,总是比拼着,谁会先把谁吞噬掉?
因为是害怕失去,所以终是为他悬着那么一颗心,担心着,关心着,掏心着,也便是只为了看他沉沉的睡去。
    这个感情上的呆子,木讷,呆滞。
    会害羞着不好意思,自顾自的红了脸,手上把玩着他才从鼻梁上取下来的眼镜;他会伸着手接受,平静下来从浩克变回自己;他会躲闪,会无与伦比,不敢看你,却又在你看向另一处的时候看向你。

    这是一件想做很久的事………
    于是伸出手去轻轻的点一下他的鼻尖。
    “Natasha………”缓缓睁开的眼,流露着平日的温柔和平静
    “I am sorry………”
    是还没说完的话便被迎上的亲吻吞下
    “You will never be my trouble,you knows………”

评论(6)

热度(31)